夏加尔中国首展:一个迷幻的诗意天下,在央美廊坊馆铺开

admin 2周前 (10-12) 社会 5 0

“超现实派”画家马克·夏加尔的绘画作品中充满了梦幻与神秘:总是在半空中飞翔的或者倒立的人;频仍泛起的拥吻的年轻情侣;取材于犹太文化中的屋顶、绿色面貌的人以及驴子;童年履历中的马戏团、婚礼场景与念兹在兹的抽象化田园……

10月9日,“马克·夏加尔”中国首展在地处河北廊坊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廊坊馆揭幕,汹涌新闻在现场看到,夏加尔关于生命、关于梦幻的诗性迷梦面向中国观众徐徐铺开:带着同党的情人,手中的纸扇,相拥的情侣,这些充满视觉隐喻的题材错综地铺排在夏加尔的画面中,并以纷繁而鲜明的色彩晕染,其绘画在充满童稚般的诗性之余,也充满神性。

马克·夏加尔(1887-1985),为白俄罗斯裔法国画家、版画家和设计师。他历经立体派、超现实主义等现代艺术流派的实践与洗礼,发展出怪异的小我私家绘画气概,在现代绘画史上占有主要的职位。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显示主义等艺术流派,夏加尔在现代绘画史上是一位足以媲美毕加索和马蒂斯的艺术奇才。

马克·夏加尔(1887-1985)

展览横跨1925年到1981年快要60年的时间,展出夏加尔28件绘画原作,包罗《紫罗兰公鸡》、《情人与花束》、《俄罗斯的乡村》等经典主题的创作;尚有《拉·封丹寓言》、《圣经系列》和《巴黎系列》三个系列百余幅版画作品,共计155件作品。

夏加尔《紫罗兰公鸡》局部

展览由“爱、乡愁、神奇天下与马戏团”、“拉·封丹寓言”、“诱惑巴黎”、“信仰的气力”以及“生命的终点是一束花”五个板块组成,155 件作品涵盖油画、水彩画、水粉画、坦培拉、蚀刻版画等艺术形式。

展览现场

汹涌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部门作品的下方有夏加尔的署名,且画框的选用及装裱各异。记者领会到,本次夏加尔展览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海内最大规模的作品展,也是央美廊坊馆2020年度大展。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担任总谋划,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及玛丽亚·多洛雷斯担任策展人,马克·夏加尔委员会作为作品授权认证机构,展陈设计由中法设计事务所IDEAA3提供,展览也获得法国夏加尔基金会、欧美同学会的支持。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说:“在夏加尔的绘画中,愉快是飞扬天涯的,沉郁是浸入海底的,惊讶是扎实质朴的。故事的拐角处是源自于夏加尔本人民族和宗教信仰的隐喻,章法和手艺从来不是规范这一出出剧目字里行间的田字格。家乡永远是夏加尔创作灵感和生命气力的泉源地,伴随着手里的画笔一起吟唱着他远行的牧歌,在场景与诗意之间,在色彩与梦幻之间,向我们袒露着他或喜或忧的真实情绪。”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廊坊馆是前年在河北廊坊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揭牌建立的,也是中央美院在院外设立的第一家美术馆。

爱、乡愁:专属于夏加尔的“绘画署名”

色彩、美学和象征性是夏加尔艺术的基本。展览的第一部门将集中出现马克·夏加尔的19件作品,包罗了油画、水彩画、水粉画、坦培拉以及综合绘画等艺术形式,将艺术家一生创作中最受瞩目的三个主题——“爱”、“乡愁”和“马戏团”在展览开篇即周全出现。在展出的作品中,这位梦幻色彩的缔造者,把强烈浓郁的色彩融入到立体主义的空间组成中。夏加尔连续修建着他的经典主题:爱的色彩、乡愁的深沉、马戏团的荒唐与欢欣……一个充满梦幻和诗意的抒情天下。

提到夏加尔,人们总是最先想起他有关情人的绘画作品。那种淡化整体画面透视感的,超自然主义的,梦幻而甜蜜的天下。在那里人与物被恋爱的想象引发而失去重心,由由然在空中。

展览的第一幅作品《月亮花束与白色海芋》画面的主体颜色为绿色,给人一种平稳平和的感受,带来一种镇静、稳重的视觉效果。在空中飘浮,夏加尔身穿玄色的服装,拿着一把象征着犹太人生涯中歌声永一直缀的小提琴,而穿着白色长裙的贝拉则灵动萧洒,手中的纸扇题材可能受到俄国民间版画的影响,那些画上的女人往往与花和扇子一起泛起。作品中画面主体是花卉的盛放,底部是镇静的恋爱,好像白色海芋的缤纷和静谧象征着情人肆意旷达的恋爱。

此幅作品包罗了夏加尔一生中都痴迷的众多形象:维捷布斯克城镇、河流、情人、小提琴、黄色月亮、纸扇以及推翻了事物逻辑预期的构图,再度带我们走入梦乡与理想的国家。

夏加尔 《月亮花束与白色海芋》

两个小尺幅的作品《情人与蓝驴》《瓦瓦的画像》优美而色泽鲜亮。无论夏加尔举行的是不是“超现实主义”自我意识创作,其作品画面的冲击力,以及令人困惑、匪夷所思、上下倒置的梦中场景,解释他触及到了梦乡天下的最深处。《情人与蓝驴》从情侣、动物、天下、夜晚与月亮等原型象征中获取气力,赞扬着恋爱的色彩。画面中是一对情侣在月光下爱抚:男子衣着整齐,女人的乳房敞露着,迷失在爱人的怀抱中,一只蓝色的驴子看着他们。

夏加尔《情人与蓝驴》局部


夏加尔 《瓦瓦的画像》

夏加尔的绘画中频仍泛起驴子,驴子是犹太神话故事中很有神性的动物,下面的作品中,夏加尔甚至将自己“化身”为驴子画家,在画面的一角考察着童年中的一场婚礼的场景。

夏加尔 《苍穹下的婚礼》

同样是形貌婚礼的场景,《新娘新郎和天使1981》显示的是新郎新娘在恋爱的充盈之下,摆脱了红尘琐事,受到了天使对他们神圣连系的一定与祝福。这也就是为什么夏加尔有着“天主特意下降凡尘来赞扬恋爱的小提琴手”这一美誉的缘故原由。他以浓墨重彩将恋爱的享受性和温暖迷人直率地显示了出来。

夏加尔在此幅作品中用一种描绘一样平常生涯场景的方式去描绘他心中最为神圣的婚礼。如果说夏加尔的一些画作表达了对爱恋的回忆,那么这两幅作品就是对恋爱圣洁部门的最佳注脚。

夏加尔 《新娘新郎和天使1981》局部

贝拉:灵感缪斯与一生挚爱

“只要一打开窗,她就泛起在这里,带来了碧空,恋爱与鲜花。”马克·夏加尔在《我的生涯》中写道。

夏加尔与贝拉在巴黎

夏加尔一生都对他的妻子贝拉怀着无限的热爱,在画布上热情洋溢地赞美着这个女人。从22岁与夏加尔相识,到57岁去世,优美的贝拉总是牵着夏加尔的手,在天空和大地间飞翔。恋爱让这个天才飞越红尘的昏暗和繁重,进入到另一个美妙的天下。

此次参展的《灵感1978》是1978年夏加尔在维纳斯创作。他想象自己在画画,他的爱人在他的臂弯里,灵性的动物陪同左右。靠山中的埃菲尔铁塔显示这幅画是夏加尔和贝拉在巴黎的回忆。贝拉是夏加尔灵感的泉源。

夏加尔 《灵感1978》

下面这幅作品依然是以描绘恋爱与情人为主题。在整体构图和画面元素上,却与其他作品有着较大的区别。画家惯用于描绘恋爱的夏加尔蓝、黄色月亮、小提琴、静谧的夜晚、灵性的动物、漂浮的情人、远处的乡村等元素均未泛起在画面中。可以想象,身着玄色正装的夏加尔挽着身穿白色婚纱的贝拉凝望着花束与盆栽。两人眼光镇静而温柔,上扬的嘴角代表两人愉悦的心情。花束五彩缤纷,笔触放松随意却色彩明白,再次印证了夏加尔色彩魔术师实至名归。盆栽中罕有的泛起了果实,且置于画面正中,好像甜蜜恋爱终成正果。

夏加尔 《黄色靠山上的情人》

与贝拉一样,田园也是夏加尔的挚爱。夏加尔出生在俄国维捷布斯克一个犹太人家庭中,父亲以卖鱼为生,生涯虽悲苦,但在他的影象里,田园是那么神秘、美妙,如梦乡一样平常。35岁时,夏加尔写下了那本可爱的但并非完全属实的自传《我的一生》。他用很大篇幅回忆家乡的屋子,形貌姐妹们的天真烂漫和叔父们的怪僻。虽然家乡贫穷落后,却引发出画家无穷无尽的想象力,成为其灵感迸发的源泉。

对于大多数艺术家来说,早期履历总会对他们的作品产生影响,夏加尔也一样,他更倾向于童年时就形成的神秘非理性的头脑模式,而自然主义并不可能一直知足他的创作需求。

《俄罗斯乡村》是夏加尔在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回到巴黎时早期创作的作品。夏加尔曾自述“田园的土壤滋养我艺术的根。”乡愁是夏加尔艺术作品的主要主题之一。《俄罗斯乡村》占有大篇幅的主体是田园乡村的意象,一辆飞翔的马车(一说为驴车)泛起在屋顶上方,使得画面相对平衡,这些衡宇在夏加尔早期作品中极为常见,是夏加尔对维捷布斯克田园回忆的寄托。这幅作品的色彩也异常神秘沉郁。

夏加尔??????《俄罗斯乡村》


画作局部与笔触

《双自画像与白色荆棘》是夏加尔在九十四岁高龄时的自画像,动物是夏加尔经常使用的元素。1938年之后夏加尔的许多作品都流露出一种连续不停的低落情绪,夏加尔一生对动物和自然界有着强烈的同情,他信仰万物基督,以为这才是我们生命神圣的灵魂,这种信心自始至终贯串在他的,向左和向右的面貌是夏加尔作品中经常使用的元素,自画像叙述着夏加尔对田园的眷念,被他称为犹太人最深的泉源。他以为维捷布斯克犹太社区是他的本质,他的爱。

夏加尔《双自画像与白色荆棘》

马戏团:茕茕的童年迷梦与怪异的“夏加尔蓝”

神奇天下与马戏团公鸡踩在画家的头上,蓝色的驴子充当桌子……夏加尔通过梦幻主义这条途径,缔造了一个现实与梦乡的界线险些无法区分的神奇天下。他的作品听凭天性自由的施展,种种形象遵守厚实的想象力,重叠倒置的情景和勇敢壮丽的色彩,再加上奇异的构图和显示手法,充满了神奇的梦幻色彩。

“马戏团”总是泛起在夏加尔的作品中。马戏团是一个带有象征意义的主题,它象征着漂流的人生中成员奇异的大家庭的相濡以沫,也反映了身为犹太人的艺术家远离家乡的落难者情怀。小丑和杂技演员的泛起,让他想起了维捷布斯克马戏团的日子——动物、空中飞人、灯光和鞭子……在音乐和杂耍之间,嵌入了艺术家关于恋爱与浪漫的想象,将落难民族、波西米亚式的运气揉和在作品中,带着淡淡的忧闷却焕发着更多欢欣的色彩。

展览最主要的作品之一《紫罗兰公鸡》将轻松愉快的马戏团奇幻意象转变为对贝拉的悼念,他萦绕于脑海,挥之不去,画面上充满了两人相互厮守爱恋的影象。画作中,有月光、马戏团、观众、蓝色靠山、情人、花束、灵性动物等经典母题。我们可以想象,画中夏加尔化身为一名手持鲜花的小丑,妻子贝拉身着婚纱,骑着绿色的马迎面走来,作为画作主题的紫罗兰公鸡倒置于画面左上角,好像在提醒观者正身处于夏加尔营造的美丽梦幻中。

画中夏加尔拿着的花束,表达着对爱的呼叫与致敬,这份爱一直激励着夏加尔,直到他1985年离世。绿色的小马,倒置的公鸡,这些熟悉的动物元素很早就最先泛起在夏加尔的画布上。本画作的另一看点是著名的“夏加尔蓝”。夏加尔温暖的蓝,色彩鲜艳,构图荒唐,梦幻浪漫,既有童话的单纯,又有天堂的神秘。这是一个属于夏加尔的蓝色之梦,一个举世无双的王国,他可以藏身在这里,再也不用四处落难。

夏加尔《紫罗兰公鸡》


《紫罗兰公鸡》局部

,

欧博开户

欢迎进入欧博开户(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紫罗兰公鸡》局部

《蓝底红驴》通报了画家艺术生掷中的一切元素,组成了画家或是艺术自己的影响,这其中甚至另有一些对逝去亲人的眷念,这些奇异动物与各小我私家物住在统一片充满奇幻色彩的天地,这其中没有透视,就像一个荒唐而快乐的天下的叠加。

夏加尔《蓝底红驴》

夏加尔是在哈西德教派环境下长大,每年的节日始终滋养着夏加尔的想象力,尤其是马戏团杂技演员的形象,成为他一生创作中频频泛起的主题。站立于马背上的女骑手,营造出一种自然风俗。黄色线条好像是自由之光,又好像是赛道,从众多观众中脱颖而出。

马戏团杂技演员的形象,成为夏加尔一生创作中频频泛起的主题。

经典蚀刻版画:拉·封丹寓言

作为版画家的马克·夏加尔,实在一直被评论界和研究者稍稍忽略。夏加尔一生的创作,实在有相当大的精神和兴趣在从事版画艺术的创作,包罗蚀刻版画、石版画、木刻版画等。由于由版画这种艺术形式所毗邻的是他对其他艺术领域的普遍兴趣和探索,好比文学、历史、表演艺术等等。而他为《拉·封丹寓言》创作的这一套蚀刻版画是他最伟大的代表作之一。

1923年,夏加尔再次回到巴黎,他与画商和出书商安布鲁瓦兹·沃拉尔(Ambroise Vollard)建立了富有成效的关系。在沃拉尔的邀请下,夏加尔为17世纪法国经典名著拉·封丹的《寓言集》创作插图。全套共计105件插图作品(含卷首部门)所有出现,是本次展览的又一亮点。

拉·封丹是17世纪法国古典文学的杰出代表,拉·封丹寓言与伊索寓言、克雷洛夫寓言诗一起,组成了天下寓言作品中最高的三座丰碑,成为全人类的精神财富。三个世纪后,画家夏加尔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和跳跃的色彩为《拉·封丹寓言》赋予了新的生命。他画出上百张水彩草图,由于受限于手艺而改用是非蚀版,选择部门作品上彩,自由展现法国乡下特色,成为色彩的绝佳实验,大获好评。

夏加尔《拉·封丹寓言》


夏加尔《拉·封丹寓言》


夏加尔《拉·封丹寓言》


夏加尔《拉·封丹寓言》

《圣经系列》《巴黎系列》:夏加尔的想象天下

版画贯串夏加尔整个艺术生涯,他不仅是一位媲美马蒂斯的色彩大师,而且也是20世纪技巧最为娴熟,也最多产的版画艺术家。

《圣经系列》是出书商和夏加尔之间的另一个主要的合作项目。神圣的经文使夏加尔重新联系起他的身世,他的本质,他在犹太社区中的童年,以及他的爱和兄弟友谊。从夏加尔照样个孩子时,宗教和圣经就一直伴随着他的生涯。他多年来一直在思量对《圣经》举行研究,这在他的书信和著作中获得了证实。

他在《圣经》上的镌刻反映了他的信仰、他的活力、照亮他的强烈的巴勒斯坦之光和他所获得的精神气力。他曾说:“《圣经》就像是自然的回响,而我起劲通报着这种神秘。”该项目分两部门举行。第一组是1931年至1939年间创作的66幅版画,但这一部门由于沃拉尔的突然殒命而被提早竣事。厥后,一家希腊出书商接收了该设计的第二部门,共105幅。这本书分为两册于1956年在巴黎出书。

夏加尔坦培拉画法的作品


夏加尔坦培拉画法的作品


夏加尔的圣经系列绘画


夏加尔的圣经系列绘画

夏加尔年轻时在巴黎就已经实验种种版画形式,但越到晚年他越偏好石版画。他在石版这种质料的特色中,寻找到与他绘画气概贴合的显示方式,也由于石版这种质料,让他找到延伸绘画的一个依附。本次展览展出的石版画作品是艺术家晚年定居南法时期的《巴黎系列》作品。

《镜子后面》是夏加尔献给他心爱的都会巴黎的一套石刻版画作品(于1954年出书)。本次展览展出该系列的11件作品,它通过厚实多彩的图像,象征性的元素——埃菲尔铁塔、万神殿、巴黎圣母院、卢浮宫等修建着艺术家对“第二田园”巴黎的情绪。

夏加尔《镜子后面》系列


夏加尔《镜子后面》系列


夏加尔《镜子后面》系列

生命的终点是一束花

夏加尔对花束的钟情和情绪的寄托,是延续在他一生的创作之中的。他曾说“生命的终点是一束花”,将自己对人生和生命的态度投射到对花束的一样平常考察和形貌之中。展览的尾声精选出了夏加尔6幅精彩的花束主题的唯一性画作作为艺术家抵达生命终点的感悟。

在花束作品里,展现着夏加尔在色彩以及构图方面的怪异气概。幸福的天下永远少不了五彩缤纷的缤纷色彩,也是他渲染神秘空气与浪漫气息的元素,更是永不凋零的艺术人生。

在《玫瑰花束》中能清晰看到夏加尔早期对光线和色彩处置的延续和刷新,半自然色的使用强调了这点。色系趋同却界线明白的画面,也充分体现了早期“象征着自由的巧妙之光”的光线处置手法在画作上的运用。从直观感受上,也一扫早期作品略显郁闷的气概,反映了艺术家在这一时期镇静和充满阳光的心境。

夏加尔《玫瑰花束》

在下面这幅《情人与花束》中,可以看到夏加尔喜欢的主题:带着同党的情人,手中的纸扇,相拥的情侣,恋爱的激情,静谧的环境……爱恋是他一生当中不停迷恋着的题材。在这幅画中,斜上方的日光赋予了整幅画面温暖的气息,洒落在花束旁和情人的身上,远景中色彩明快的花束红花起到了主导作用,水粉色和蓝色则与人物色彩存在某种契合和呼应,连同绿色,配合赋予了整幅画面色彩的协调与平衡。

夏加尔 《情人与花束》


夏加尔《情人与花束》


夏加尔《红色靠山的花束》局部

展览将连续至2021年 1月18日。

(本文部门夏加尔作品图片泉源 ? Marc Chagall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0)

皇冠APP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夏加尔中国首展:一个迷幻的诗意天下,在央美廊坊馆铺开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534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933
  • 评论总数:157
  • 浏览总数:3238